我的康复 属于我
发布人:离退休工作处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2   浏览次数:10


梁宝琦 (退休原单位:数学与系统科学学院)



人有旦夕祸福,有些事情真难预料。以我为例,铁塔般的身体、190斤体重、使不尽的体力,竟因吃饭时噎了一口而被检查出“食管癌”!参加工作以来,我没有请过一次病假,现在却要永远告别心爱的讲台,这叫人怎么接受?与学生告别时,我几乎不能自己。


    事实就是这样残酷,不管你接受与否,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手术。多方找人,总算请到省肿瘤医院最权威的医生主刀,虽然手术相当成功,但术后恢复期出现问题。由于食管割断后神经恢复缓慢,造成严重的植物性神经紊乱,吃啥东西都不消化。几周时间体重骤减三分之一,走路直打晃。一年后又发现肺癌。两年两次癌症手术,三次住院治疗。而且越治越添“彩”,一次常规的ECT扫描,又查出骨转移。这简直是要我老命!我不能不回顾一下治疗的全过程,深感靠一个医院、一个医生不行,仅靠西医也不行。我先到五爱市场附近的一家中医诊所,那里是用"止痛拔癌膏”治疗。刚敷上药时痒得受不了,拔出很多水泡,大夫说"癌毒”出来了。你也不化验,怎么知道是"癌毒”?中医是经验医学,一个疗程内症状明显好转,神经紊乱也有所恢复,可是第二疗程无效,化疗反应强烈。我又找到南塔医院的北京谢大夫诊所,那里不用中草药,而是从动物身上提取的活性液体,配合化疗服用还真有效果。黄傳贵是昆明军区癌症医院院长,祖傳医术,看病时不用你说话,也不看片子和病例本,号号脉、看看舌苔,就知道你患了什么癌症,而且个个都准,简直神了!我在那里治了10多年。天知道哪块云彩下雨,反正癌症在我体内横行霸道的日子结束了。


患病后,一些亲友来家问候。一位大学同学信奉上帝,向我讲了好多信教的好处,还讲了几个癌症病人因为信教而痊愈的事例。我是从来不信什么"主”啊、“仆”啊的,西方社会都信教,那里的癌症病人还少吗?于是就客气地回答他:你信教,我尊重。我倒是绝对相信“好人一生平安”。好人,无非是做事有益于别人的人。好人也不难做,比如,楼道经常无人扫,那我就扫,而且过年时还用水擦洗。看到环境变得干干净净,我心里也是亮亮堂堂。再比如,社区里的长椅被汽车撞散架了,我就敲正、焊好,浇灌水泥固定住。长椅少,又用预制板及水泥砖搭两个简易长凳。看到人们坐在上面乘凉,我心里更是痛快。单元门锁坏了,我修;路面塌陷,我用水泥抹平;下雪了,我扫……力所能及第参与公益活动,哪怕是再微不足道,也是“爱的奉献”。对于一个身患“不治之症”的病人来说,更是一种感情上的慰藉,心灵上的荡涤。敬一丹有句名言:变老的时候,一定要变好。积善人家春常在,好人一定会平安。


我是理工科出身,什么活都愿意自己动手。陵西的房子分配下来后,原准备以我为主装修。卫生间、厨房基本完工,木工活的主架也立起来了,可惜的是,出师未捷身先病!养病期间,闲得无聊,就试着一天做一点,日积月累,装修工程全部完成,而且参观过的人都说好。我心里那股高兴劲,就甭提了。这期间女儿买了一套150平米的房子,我想去装修,老伴和孩子拗不过我,就约法三章:一、绝不能累着;二、是养病,绝不是任务;三、不愿意干时就包出去。我知道当时体力不行,就买了许多电动工具:电锯、电刨子、电钻、电锤、角磨机、切割机,应有尽有。还把整个装修分成七部分:水电、卫生间、厨房、客厅、卧室、书房、门厅,需要装修哪部分,就先到周围邻居家参观学习,回来后再画出草图征求孩子意见。精确计算用料,而且用多少进多少,因此我家的装修现场并不太乱。装修工程复杂、难干,听起来吓人,但有条不紊地干起来还是蛮有趣的。你的一步步设想,在自己手中一点点变成现实,那种成就感真令人陶醉!装修大体完成后,一位邻居找到我女儿,想请我这个老师傅按我女儿家的风格承包她们家的装修。女儿告诉邻居,老师傅是我父亲,是身患食管癌和肺癌的病人……邻居愕然。我的体会是,养病期间最好忘记自己是病人。在积极治疗的同时,多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,使生活变得更有意义,这实在是最好的养病方式。


人们都知道“心态”对治疗癌症的重要性。心态好可不是强作欢颜,傻乐呵,而是发自内心的知足感,是有意识地用“意念”与癌症作斗争。我手术后有半年时间不会说话,大夫会诊后说是疤痕压迫发音神经,没有提供任何治疗方法。我在北陵公园锻炼时就大声呼喊,声带不振动也喊,从“一个人两只手”开喊。真不忍心回忆那段苦难的历程,当终于喊出“一”和“个”时(把“二”读成“个”了),我竟喜极而泣!“人”字就难了,喊这个字花费了两个月时间。我对病情的好转,知足。出院后,校党委胡书记和张德祥校长到我家探望,春节时还打电话问候。赵大宇副院长亲临省肿瘤医院慰问,数学系的领导和老师更是关怀备至。对单位,知足。老伴的照顾无微不至,孩子们孝顺而且工作和婚姻都特别理想。对家庭,知足。我一生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,经历过“文革”动乱,但赶上了建国以来最好时期。对国家和社会,特知足!知足者常乐,特知足就能笑对人生。有一年北陵公园的虫子特别多,我联想到虫子是树木的癌细胞,把掉在地上的一一踩死。虫子不见了,就闭着眼晴踩“癌细胞"。文献上不是说骨转移是可逆的吗?你能转移到骨头上,我就能用意念把你转移出去,而且要用脚把你踩死。一次迷路了,睁眼一看,天阴得厉害,转眼间雨就下起来了。虽然全身湿透,但心情愉快。真是天助我也,天洗兵!我想象,身上的癌细胞全被冲洗干净了。用意念与癌症作斗争后的最大好处是增强信心。我认为如果100个癌症病人有一个能治愈,那一个人就一定是我。


老年病人,康复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乐子。我从小就喜欢开汽车,现在经济条件允许,就买了一台“夏利”车玩。除了接送外孙女上下学,还经常带着老伴兜风,开始享受起现代化生活。我喜欢动脑,每周就坚持做一道“数独”题。有时题目太难了,一点思路都没有,那就先放一放,过会儿再思考,或许就有新发现。在思维海洋中,我经常能体验到“绝处逢生”的乐趣。我坚信,在人生道路上,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。我喜欢读报,家属区阅览室取消后,我自费订了五份报纸。每天看国家大事是个习惯,人老了也要心明眼亮。这几年兴起“微信”热,我也买了智能手机和Abel平板学起来。阅读“头条”信息取代了读报,与群友联系也成了每天的必修课。我反感对祖国发泄不满的人,就每天围绕一个主题,发三条充满正能量的帖子,赢得大多数群友的点赞和转发。紧跟时代,我觉得老年生活越发丰富多彩了。


    上面点滴体会,就是我战胜癌症康复身体的心得。20多年过去了,我依然幸福地活着。用一句名诗表达我现在的心情:满目青山夕照明!

201811月整理